成都1981年洪灾,现场照片

作者公众号:73只蚂蚁

进入7月以来,四川盆地出现中到大雨,局部暴雨,引发洪涝灾害。刚从阳光明媚的英伦回来就遇到成都大雨,都江堰洪水猛涨,宝瓶口水势凶湧,周边区县大都被淹,大有重现“81年大洪水”征兆。

但从24小时降雨量比较,这次降雨范围没有1981年7月13日“广”,就24小时雨量强度来说,也还没有1981年大暴雨“凶”。提起1981年7月13日那场大洪水,尽管已事隔三十七年,但洪水时那一幕幕场景仍历历在目……

那天,整个成都地区下了一天一夜的瓢泼大雨……当时,成都几乎全城都成泽国了,好多街巷都进水了,很多人家里所有人都忙得团团转。把桌子抬到床上,再把家里值钱点的东西全部放到桌子上,提前做好防范。而整个金堂县城已经成了孤岛。当地老百姓甚至调侃说:“坐到三楼就可以洗脚了。”

在成都市中心,街上的行人很少,大部分公交车已停开。不少市民打着雨伞穿着雨衣站在桥上观看,时而发出阵阵吼喊。看河中不时漂下的“浮财”,有冲下的房顶屋架,有随水而下惊慌失措的猪牛猫狗,也有顺水起伏横冲直闯的原木圆方,看得人惊心动魄。

路过星桥电影院,这里地势较高毫无积水。骑车到水津巷过水经街,再拐左弯上东门大桥,往府河两边望去,沿河两岸的吊脚楼已危在旦夕,有被水拉倒支撑支柱的,有些已完全歪歪斜斜,好象能听见嘎嘎的作响声,使人心惊肉跳。

成都的西北方向的木综厂,在府河上游,地势较高。厂区的水闸栏和储木场储存着三十万立方米原木,如若失去控制原木随水漂流,将把府河下游所有的桥梁摧毁撞垮、把桥墩桥身掀翻打烂。如若让原木圆方阻塞河道使洪水泻洪不畅,洪水将淹没城市,其后果不堪设想。那时我住在盲哑校,傍边的通锦河河水漫堤,盲哑校一片泽国,至今都忘不了。 从东西干道进城,市中心东风路春熙路却没受啥影响,这全靠修东风路时铺设的那条一人高的下水管道。东门大桥水津街拐弯的那家小吃店门口有人还问:“馒头咋个卖?”“两角钱一个”。“抢人嗦!”“你娃想发国难财!虾子,不得好死。”那时平常二两馒头每个5分钱。小吃店门口就看到有人指指点点,骂声不断。在大家受灾中,也能看到社会上居然有“一碗米盼天干”的贪利商人。这卑劣的乘人之危行径,当然该受到指责。

第三天以后的黄昏,水势逐渐减小。九眼桥一带满街的河水回流河中,街面剩下的是河泥和河栏杆上挂着的农作物断茎,泥鳅、黄鳝随处可见,河栏杆上爬着的河蟹一动不动。大雨过后,人都躲在家里,街上行人很少。看看夜幕中河对面的望江楼(崇丽阁),感觉它也被洗得干干净净。望江公园东大门的水泥桥上,洪水把三根十来米长一人抱大的原木冲到桥墩的拱洞上,横架在桥身上,桥好象在打晃,仿佛能听到啪啪的声响。桥上没有一个人,出入望江公园到四川大学的人都会绕过它,走一大转从九眼桥上绕过去。这天晚上,九眼桥一带没有电,打着黑猫儿,各自都担心这雨再下。 7月14日下午两点多钟,在九眼桥上游的安顺桥,洪水冲垮大桥,带走了数十个在桥上看热闹的大人小人。据说在桥垮塌时,个个惊慌失措,落水后你抱我我拉你,呛水窒息身亡。1981年7月13日成都的那场大洪水,让很多人至今也无法忘记。 河道和洪水分析,可看此帖: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xkAF9jdASfhYusdeEPLqXQ

作者公众号:73只蚂蚁